招生电话:0376-6991019 招生热线:18737614288
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 > 特色教育 > 学子心声 >

闲敲棋子落灯花

        初冬的小城,依旧是暖阳高照。枝头落尽的枯叶,在北风的吹动下,不甘寂寞的飞舞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季节,最能衍生我的困顿。逐渐成熟的大脑中,没有了成长的挣扎,却有着清醒的困顿,伴随着曾经有过的伤痛,在我快乐的生活中,似茧一样的被丝层层的缠绕,承受蜕变。浑然地过着清醒,夹杂着迷惑的生活。很难定位自己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又循规导距地做了人妻,年龄本非距离,贫富也非所求。此生也无非求个安稳、平淡。两个人若是天造地设的契合,没的争一时长尺寸短,分的你高我低。各谦一步、各让一分也就海阔天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则高处站,就平处坐,向宽处行。并非就是我的高洁,我仅仅是个沥尽沧桑的女人。一个女人味太过浓重了的小女人。早已没有了激情燃烧的岁月,也过了风花雪月的年龄。与家夫的爱情,也没有什么规则可循。从萍水相逢的邂逅到执手相伴的契约,不过才365个日子,越发的没有可圈可点的内容。没有‘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’的悲壮。到也有‘过尽千帆皆不是’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经那个围城里的人,也曾经山盟海誓的誓言:山无凌水为竭,冬雷阵阵夏雨雪,天地合、乃敢与君绝!余音绕梁。如今只落得:山盟还在,锦书难托!夫妻之间和则来,不和则散。没有必要为个当初那个盟誓,将就到地老天荒。到现在究竟谁还是谁的谁啊?!

        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。依旧是我的座右铭。盘古开天辟地之时,‘天地混沌如鸡子,盘古生其中,万八千岁。天地开辟,阳清为天,阴浊为地。’既然地是阴浊,有何苦追求个人人独善其身的烦恼。如果真的有: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。夜夜笙歌。画地为牢的神话也就不存在了,‘牢’这一词该从字典、词典上消失!到那时到也真的成了‘盛世无饥馁,何需耕织忙’了。怕也离衣不遮体,食不裹腹。为其不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平平淡淡的生,安安稳稳的活吧!穷极一生也难追求个‘子午卯酉 ’何必求个真!

上一篇:习武的感受 下一篇:梦想是一件粗布衣
展开